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网友兰兰
网友兰兰
1999年,办公室的秘书看我整天没事乱转,就让我替他聊天。那是我第一次接触网上聊天。替他聊的多了,我就把密码给改了,把他的QQ号占为己有了。

  刚刚接触QQ,一切都是新鲜的。认识了一批女网友,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就把说话口强的、不友好的、不能控制的网友一一给删除了。那时候留在我口口上的有一个叫兰的网友,我们聊得很开心。那时候视频还不普及,我就给她要手机号码,要照片,她特意打扮一番为我照平相,把照片传给了我。最后她还是给我视频了。

  我一看照片和视频,呵呵,跟自己的想象大相径庭,一个30多岁的女人,一头短发,看起来比我还老,说不上丑,但是长相很一般,真的没有任何可以吸引我的地方。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油然而生。但是她很喜欢我,很喜欢和我聊天,对本狼有一定的依赖性了。

  每次找我说话,我也不好意思拂了她的面子,就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她聊。由于她的相貌对我没有杀伤力,所以我说话也就随便起来了,从她嘴里得知她老公是个单位的一把手,二婚,比她大8岁。慢慢的就将话题转移到了性的方面。由于她老公的年龄和工作压力,经常不在家,在家也不在一个房间睡觉,她得不到性方面的满足,我就试探着问她,愿不愿意跟我做爱,因为有了很长时间的聊天过程,她没有什么扭捏就答应我的要求了。

  虽然答应了,毕竟那只是在网上的承诺。现实中我和她所在的城市相距200多公里呢,工作上几乎和她那边没什么来往,除非专门找她。于是我就留意我的可支配时间,终于在8月份的一个周末的下午,开着韩国「现代」跑到了她所在的城市NYS(城市名我就不说透了),快到地方的时候她给我打电话让我住到一个航空宾馆。

  *** *** *** ***

  我刚入住,她就急不可耐的来到了宾馆。俩人一见面,还是视频中的模样,只是个子不高,不到160厘米,小脸也很耐看,胸部不小。略微的羞涩过后,她就主动的跟我说这说那,我无心听她絮叨,说我累了,想冲洗一下。她赶忙接着我的话说:「咱俩一起洗吧,我帮你搓搓背。」我不置可否,自己脱了衣服,然后帮她扒掉衣服。等她一丝不挂的时候…唉,一身全是肉肉,太过于丰满了。

  我暗自皱了皱眉头,没有说什么,但心中已有些失望,也无心细看她的下面那片丛林什么样了,只看见她硕大的乳房在我眼前晃悠着,似乎跟她的身高不成比例。

  我们俩走进浴房,简单的冲了冲就上来了。心中多大的不满也不能表现在脸上呀!毕竟我跑了200多公里的路程,把她晾跑了,我岂不是白跑一趟吗?她帮我擦干全身,我躺在床上,顺手把她揽在怀里,揉起她的白白大大的乳房来。

  乳房很大,也不太下垂,摸上去却是很软,像水一般的,皮肤也比较白嫩(她是头婚,孩子才几岁,她老公是二婚),由于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所以在玩的时候也不是太用心,但是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。

  顺着身子摸到了下面,毛毛很密,但是面积不大,只是覆盖在阴阜上端。我不由地探下头来看着已经被我掰开的阴道,阴唇粉红,阴道口不是很大,需要很费劲的才能翻开里面的小阴唇,阴道下端跟以前见过的不一样,我就问她:你下面的口子(初次见面不好意思说「逼」什么的)怎么和别人的不一样呀?她告诉我说是前几年生孩子时「破裆」了,后来缝了几针。

  她这么一说,才引发了我的兴趣,我伸进两个指头,在她洞洞里翻转,感觉有一定的束缚力,看来缝了几针还是比一般的紧呀!于是乎我开始刺激她的小豆豆,我翻开包裹着豆豆的包皮,用刚才在洞洞里带出的淫水,在豆豆上点摸着,她全身一颤,用力搂住我的头…男人玩女人最得意的时候其实也就是把女人玩得有反应以后,看着女人那迷离的眼光、羞红的面容,才感觉到自己的成就感。

  她搂着我的头,摁在她那又白又大的乳房上,我虽然有点不想,但还是为了照顾她的情绪,把她那粉红的乳头叼在嘴里,轻轻的吸吮着,她也低声的嗯嗯着,享受着我的手、我的口给她带来的刺激。她是声音诱发了我强烈的征服欲。于是我开始动情的吻着她的乳房,一只手揉着她的另一只乳房,左手在她的肉缝和肉豆上来回的游走,来回的抽查,她的屁股也开始向上一挺一挺的配合着我的手指头。

  她的手也不停地在我的下面揉摸着、套弄着,我的鸡鸡早已怒发冲冠,蓄势待发了。这时候我问她:「我的鸡鸡有厂长的粗吗?」「差不多吧!」兰告诉我,我又问:「我的鸡鸡有厂长的长吗?」兰仔细的看了看:「嗯,好像比他的长些。」呵呵,我终于在兰跟前找到了一点面子和台阶。我和我的性伴在一起的时候就喜欢问这些问题,然后从中得到刺激。我的手指头明显的感觉到她的淫水愈来愈多,我轻轻地略带羞涩地征求她的意见:「插进去吧?」她也好像有些期盼又有些娇柔地点了点头:「嗯,进来吧。」

  于是我翻身压在她的身上,双手揽着她是肥腰,用我那硬硬的鸡巴寻找她大腿根部探索者水密洞。我扭动着屁股好一阵儿,也没有插进去,这时她忍不住的伸手扶着我的鸡巴对准她的洞口,轻轻的把腰抬起,配合着我的鸡巴挺入。鸡巴感到了前面的温暖和潮湿,知道肉棒已经挤进密洞里,我腰一用劲,想来个整根没入,没想到鸡巴猛然间一阵刺痛。

  我「啊」的一声随机停止了运动,我的「啊」声把她吓了一跳,脱口一句:

  「怎么了宝贝?」赶忙退出了一点点,低头一看,原来是她的大小阴唇被我的鸡巴一同插带进逼里去了,而我撸开的包皮却留在她的阴唇之外,与她那干涩的阴唇摩擦着…

  怪不得那么疼,我的包皮内的嫩肉怎么着也磨不过她的外阴啊!她看我皱着眉头痛苦的样子,连忙安慰我:「宝贝现在还疼吗?来,我给你亲亲」,我听她喊我宝贝,心里多了一些温暖,就顺着她的话,把我插进逼里那一半的鸡巴立即拔了出来,一跃依偎在床头,把亮晶晶的还沾着她阴道分泌物的鸡巴递到了她的面前。我是很喜欢女人给我口交的,特别是从阴道里拔出来的沾带着对方阴液的时候,更想让对方把她自己的阴液吃进她的肚子里,这样才会更加刺激我的性欲。

  因为是第一次见网友,又跑了几百里的路程,看到她胖乎乎的身材,我确实有点失望…感觉不值得我跑那么远来见一个身材不高却满身肉肉的女人,所以从开始至今,我们还没有接吻过一次呢,就是她那白白大大的咪咪,也是在我抠弄了她的逼逼以后,我有点感觉后才吃了她的咪咪。至于口交,我也没有主动要求,毕竟是刚刚见面嘛!

  现在听她主动亲我的鸡鸡,我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了。她看着我那湿漉漉的阴茎,一口就含住了整个龟头,然后吞吐了几次,吐出来,用舌尖轻舔着我的冠状沟,我皱着眉「哼」了一声,她连忙问我:「怎么了宝贝?」「没什么」,我没有表达我的真实想法,其实我不大喜欢女人刺激我的冠状沟,有种凉凉的、痒痒的,又似想尿非尿,感觉怪怪的。她好像感到我不大喜欢,就又用嘴吸住我的阴茎,舌头在龟头上缠绕打转。

  说实话她的口活不是很好,每次最多只能含住我的半个鸡巴,有时候我恶作剧冷不防的猛地一挺肚子,鸡巴一下子插进去一多半,她立即脸上青筋直冒,连连呕吐。我也不忍心让兰太难受,就抽出鸡巴,探下身子,由于上次的教训,这次双手直接分开她那内敛的阴唇,露出了一个小洞洞,洞洞里面凸凹不平的阴核在里面若隐若现的,我还不放心,让兰兰扶着我的肉棍,慢慢的把龟头进入,然后才俯下身体,腰间用力,整个阴茎塞进了她的阴道。

  她「啊」的一声,连忙让我慢点:「宝贝,温柔点,刚才我好疼。」我不以为然道:「不会吧?我的鸡鸡还没你老公的粗呢,怎么会疼呢?」原来我接受了上次的教训,阴茎进去一多半的时候才开始发力的,哪知道她的逼逼由于生孩子时缝过,下面的阴唇稍稍往里吸着呢,我的阴茎后半截带着她的阴唇一并带了进去……我不无得意的问她:「我的鸡鸡那么细,你还会疼吗?你老公的比我的还粗呢,你怎么受得了呢?」兰兰哈哈的笑道:「你的也不细呀,刚才说你的细,可能是你的比他的长,显得细了吧。现在你一弄进去,我感觉比他的还粗还撑呢!」我的鸡鸡的长度大小得到她的认可后,无疑又给我增添了几分自信,我上下慢慢的抽插着,品味着她的阴道深处异样的感觉(每个女人阴道和阴道深处的感觉多多少少的都有些差别,不知道各位细心的体验过没有),我的每一次抽插都伴随着「噗嗤」「噗嗤」的阴吹声和我的阴囊拍打她的屁屁的扑打声。

  这时候的兰兰面颊红润,低声的呻吟着(我的房间对面是楼层服务台,外面服务员的说话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),肥腰和屁屁来回的扭动着,我一看这情景,就开始使用我惯用的伎俩了——不再抽插,而改成我的棍棍在她阴道深处打着转转(我这样的做法在很多女人身上都用过,反应良好,说很刺激,很过瘾),前后左右的在兰兰的阴道里转着圈,兰兰大声「啊」了一下,吓得我感觉用手捂住她的嘴,毕竟离外面的服务员距离太近了,不想被别人听到。

  她开始咬我的手的同时,两手也紧紧的抱住我的腰,让我的运动幅度受到了束缚,两个腿也环绕着我的大腿用起了力气,腰也不再摇摆而是往上挺,阴道也加力似的紧紧包裹着我的棍棍,我知道她即将高潮,问她可以射进去吗?她「嗯」,了一声表示可以,我就加速了活塞运动,以每分钟200多次的速度进行着(我没有夸张,相信别的朋友也会有这样的速度,这样的速度是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射精的),兰兰大声的喘着气夹杂着加以控制的呻吟声,有1分钟左右,我再也坚持不住了,大脑一阵空白,全身发抖,阴茎在阴道里跳动着,抽搐着,一股股精液射向兰兰的阴道深处,我还不忘最后再用力收缩几下鸡鸡,把最后几滴精液挤进兰兰的逼里。

  当我意识恢复后,才感觉到兰兰的阴道也在一张一弛地收缩着,似乎要把我最后的一点点精液全部吸去,不舍得吐出我的已不太坚硬的鸡鸡。我们俩都张着嘴喘着粗气,我的胸前滑溜溜的全是我的汗水,此时的她还依然紧紧的抱着我的腰不放呢,我又安慰似地用我那半软不硬的鸡鸡在她的逼逼里插了几下,然后向再在逼里打几个转转,没想到才转了一圈,霜打的黄瓜一样的鸡鸡带着精液和淫水,不听话地滑了出来…她赶紧松开了紧抱着我的双手,扯了一团纸捂在逼上,跑到卫生间冲洗去了。我缓了缓神,也跟进去冲了冲满身汗水的身体。

  【完】